党群建设
您现在的位置: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> 党群建设 > 企业文化

汉江秋色

2017/08/03   水电岚河公司:范芹

十月的江边,芦苇已全部盛开,远远望去,白茫茫一片。青翠的芦叶碧绿纤细,雪白的芦花白白软软,像一簇簇轻盈的流苏,临风摇曳,婀娜多姿。

每根芦苇从秆到叶都碧绿闪亮,仿佛按下相机快门那一瞬间的曝光,绿得简直无法让人相信此时已是深秋,仿佛还是初春,有一种生机勃勃,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芦苇脚下的水草,或许是临水的缘故,依然碧绿丰盈、柔软密实。我小心翼翼地探出脚,仔细踩在草丛中,立刻有一种不真实的下陷感。这一簇簇,一片片,郁郁葱葱、蓬蓬勃勃的芦苇花,在秋风中缠绵絮语,轻轻柔柔像是低吟着一首朦胧的诗。

于是就想起德富芦花所写:“堤外东西二十余里,茫茫一片,全是芦花荡。……张潮的时候,万顷芦花,倒映水中。”

“万顷芦花,倒映水中。”多么美。

眼前江水清澈,秋日暖阳下,江中沙洲上,有白鹭懒洋洋地站立着,任凭水里的鱼儿游来游去,它只晒着太阳,仿佛这才是顶顶重要的事,野鸭子也围着圆圈,头埋在沙堆里,享受这一刻的安静闲适。

     *               *              *

远处的田埂边还能见到零星的冬瓜、南瓜或者葫芦,庄稼人种地的时候把这些种子随意点洒在田埂下、鸡笼旁、猪舍边,这些藤蔓就跟随雨水一路发芽开花,它们对土地的要求那么卑微,只要有让种子扎根的缝隙,就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姿态占领大地。野外的植物不需要人为地将两朵花凑在一起,自有蝴蝶、蜜蜂来为它们牵线搭桥,最后成长为一个个肥滚滚的瓜果。

随着岁月的流逝,藤蔓渐渐干涸枯萎,可是只要果实没有摘下,长长的藤蔓便努力不让自己脆断掉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供给养份。仿佛天下所有的母亲,只要她在,她多大的孩子都还是她眼里最疼爱的小宝。

路旁的蒲公英完全长老了,还没有碰到它,就轻飘飘地飞起来,沾在身上,白绒绒的,好像雪花,真可爱。野薄荷开满了细小的白花,用手撸一把叶片,满手的清凉味道,真好闻。车前子也结满了籽,用手轻轻一拉,就是一把种子。

旁边的地里,芝麻秆、玉米秆整整齐齐地扎捆着一堆儿一堆儿地码在地里,他们在等,等到晒着更干爽的时候就可以点燃这些秸秆,让它们的灰依然留在土地里,生于斯,长于斯,最后回归于大地。

谁家地里的棉花还没有摘完,大朵大朵的云搁置在空旷的田野里,如此显眼,想起马苏臣的那首诗,“五月棉花秀,八月棉花干,花开天下暧,花落天下寒。”花开天下暖,多么温情柔软。

田头上有棵柿树,上面还挂着几颗红柿,我以蓝天为底,从树下取景,拍出的照片效果意想不到的好,海蓝澄清的天空,洁净高爽,柿树的枝丫伸向空中,上面点缀着灯笼样的红柿,这是大自然最美的馈赠。

我奇怪这田头地边到处都有没收完的果实,正在地里锄草的大爷笑呵呵地说:人吃饱了,也得给鸟雀儿留一点啊。

悲从何来?悲是心里最深的善。“为鼠常留饭,怜蛾不点灯。”

这世间,谁说只有棉花才可以温暖人心?

  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*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*  

山林里已经彻底变了模样,不再是盛夏时的郁郁葱葱。银杏树叶片片泛黄,黄绢样的小扇叶在空中飞舞。树林里的枝叶不再密密实实,大叶子都落了,光着枝条,美丽的落叶层层叠积,像铺了厚厚的绒毯。阳光透过稀稀疏疏的枝丫照在褐色的林间小径,空气中充满了苔藓香。沿着小径慢慢行走,有隐约的脆响,脚下厚实绵软的落叶,深红浅黄,铺满整片山林,我俯身拾起一片红叶捏在手中,树叶干爽洁净,脉络透明清晰,仿佛可以穿透时光。

松鼠在干爽的树枝上跳来跳去,眨巴着一对乌沉沉的眼睛探头探脑,蓬松的大尾巴不忘保持警惕高高竖起,一旦感觉有所不安,立刻摆平尾巴,后腿使劲,倏地一下逃之夭夭。有橡子或者是栗子掉了下来,沿着斜坡咕噜咕噜地滚远了。山林恢复安静,落叶簌簌,寂静无声。

秋日的阳光落山很快,刚刚还在山边徘徊,下一秒就沉入山头,山间的野菊花不知道秋日渐短,踏着十月小阳春的步子密密层层地盛开一大片,蜜蜂在十月的阳光下,闻到了被风吹远的花香,忘了早晚深秋夜凉如水,只要有阳光、花香,就还能在阳光下的花间跳起8字舞。山间的寒露上来的早,打湿了蜜蜂薄薄的飞翅,这些花间精灵趁着夜色艰难地在地上爬行,无法飞行。

遥遥的山脉渐渐成了淡紫色,脚下的花也沉沉欲睡了……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